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慰 我 彷 徨

俞 烨 操 博 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不太喜欢那些现代公共建筑  

2011-04-10 04:28:38|  分类: 意匠文心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在法国看了很多现代主义作品的原件。绘画,产品,建筑。总体上感觉,这同一时代同一背景下的产物,有着相同的时代气息,包含着人类探求欲、想象力、创造力。当然,有很多我并不喜欢,包括绘画、产品、建筑,都有一些是我认为不是很完善的作品。

但这不重要,其实先锋艺术家的作用,韩寒总结的很到位:有的艺术家的作用是去影响大众,有的艺术家的作用是去影响艺术家的。那些先锋艺术家,他们的价值主要是在于影响后继的艺术家,来实践并完善他们开创的潮流。因此,他们自身作品有瑕疵,哪怕是很大的瑕疵,其实不重要。

但是有一类却不一样。画家作品有瑕疵,收藏在美术馆里,爱看就看一眼,不爱看就走过去,无所谓。工业品摆在店里,喜欢买一个,不喜欢不买,无所谓。然而建筑师的作品,却因为巨大的体量、巨大的影响力,往往会成为一个巨大的公众事物。而这时候,他们的瑕疵,却往往会成为他们对公众权利的亵渎。但艺术史学家是不会在意这些的,他们只会看到建筑师思维中的光辉和历史的贡献,看不到他们的瑕疵对实际的长期使用者造成的负面的伤害——因为史学家不是这些建筑作品的实际使用者,他们体会不到每天在使用这些实验作品时候的痛苦。
我不太喜欢那些现代公共建筑 - 俞烨操 - 自我和谐
比如萨哈,她的Vitra消防站,我初见到时候觉得很不可思议,那么小的空间,被她玩的变化多端,那些夸张的线条,那些变异的透视,很奇妙。然而呆在里面一阵过去了,体验上觉得似乎不是很舒服。后来才知道不是我一个人不舒服,而是很多人,包括之前工作在里面的消防员,都对这些歪歪斜斜的线条感到眩晕——这违背了人性。因此,后来这个消防站居然不用了,只是作为一个艺术品给大家参观了。

我不太喜欢那些现代公共建筑 - 俞烨操 - 自我和谐
再比如郎香教堂,那么大的名声,我却真的不喜欢。不像那些哥特式教堂那样,一进去给我那么大的震撼,你会怀有对神的十二分敬畏,郎香教堂不论在外部还是进到内部,我从头到尾没有一丝神圣的感觉,觉得是一个很Q的大玩具,矗立在山顶,很奇妙很好玩。现在也就是一个景点了,人来人往很热闹,那里的修女估计也没心思修行了吧。那他们最初建造这个教堂的目的是什么?是为了能有一个好的修行场所,还是为了用这个场所来毁灭自己的修行生涯?那要这个教堂何用?柯布西耶究竟为她们带来了什么?

随着这些先锋建筑师的国际名声越来越大,我们国家也请来不少来创作我们国家最重要的建筑。我国俨然变成了他们最大的实验场里。留下的,当然有好作品,但也有失败的,或者不能得到主体数量民众认可的。我也在一些国内著名建筑里有过不太好、不太人性的体验。但他们名利双收,我们花出去的都是真金白银,那么多不如意处,也是我们的国民在今后很长的岁月不断的要去克服。

我的看法是,先锋就去玩先锋,就像电影一样,实验电影你就去给小众文艺青年看吧,大众还是需要看看好莱坞大片中的优秀片解闷的,谁愿意一天到晚盯着王家卫那晃动的镜头来犯晕乎啊~~~先锋建筑师自己做些体现自己想法的,实验性较强的小作品,比如SOHO的“长城脚下的公社”这样的,本身就是小众的、实验性质的作品,小小的藏在山里,对公众没有什么影响。而大型的公众建筑,则还是要以人为本,不需要那么先锋的建筑师去完成,还是需要一些优秀的成熟建筑师去执行。毕竟一则先锋建筑师很多其实都并不成熟,二则萝卜青菜各有所爱,毕竟一个个性太强的大家伙矗立在那里,而且不是一两天,方圆500公里总有不少人不喜欢,凭什么让这群人也被迫得每天面对你?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